快乐的落叶

你好,我是落叶
安吹安吹安吹吹
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带给大家更好的文
真•杂食,什么都吃
感谢你们每一次的观看,喜欢,点赞
我会更加努力的!

请你握紧他的手(二)

————————————————————————————

盛夏的蝉鸣,蓝天的流云,树叶的摩挲。

树下,女孩正在四处张望。青年似乎闭着眼睛,对着路口在沉思。

路口处灌木丛生,红漆油木的八角亭挡住了视线。这是公园的标志性建筑,柱子上是龙凤翱翔的雕刻,亭角挂着青铜制品,在和风里荡漾,微微作响。

“叮咚”

女孩从口袋掏出手机,不耐烦地在荧屏上敲了几下。

(我们在八角亭边上,走那个小口子进来)

(我们?)

“额”

女孩的手从发送键上移到删除键,把刚准备发出的消息删掉,快速的回复。

(少废话快过来)

(好的)

“他要来了,我先走了”

“哦好”

女孩放好手机,伸了个懒腰,红色的短袖在她身上似
乎还是小了点。她整理好衣领,像一只火红的小狐狸窜到路口,在消失前还是好奇的看了看,但青年依旧靠在树上,不打算离开。

就在女孩离开的一小会后,灌木丛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孩从灌木丛里走出,拍落衣服上的叶片,抬起头,刚好看见倚着大树的青年。

“雷.......雷狮?”

男孩显然很惊讶,但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别扭。他移开视线,在青年附近寻找着什么,似乎有些不敢看见青年。

“艾比小姐呢?”

“她走了”

青年睁开眼,紫色的眼眸里倒映出男孩的身形。红色的套头衫,黑色的休闲裤,显得阳光帅气,来不及打理的头发和慌张的姿态又令他多了一分可爱。

“走了”

青年像是对自己说话,起身向另一侧的路口走去,也不回头看看男孩。

男孩还是不死心的四处寻找,他的视线刚扫回来的时候,才发现青年已经到小路的尽头,但青年丝毫没有停住的意思。

“雷......唉”

男孩伸出左手想要抓住青年,指缝里的他,一个拐角便消失不见。他看向路口的树林,想要找到青年的身影,可是青年似乎已经走远。

男孩抬起手,对着天空,刺眼的光穿过指缝。他眯着眼,将手收回放在胸口,轻声吐出几个字。

“对不起”

但除了他,没有人听见。

-----------————————————————————————
“喂,雷狮,等等我”

从路口出去只有一条石板路,男孩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青年。

青年听见男孩的叫喊,也没回头,依然不疾不徐地走着。

男孩跑到青年身边,一把按住青年的肩膀,喘着粗气说道:

“那个,我......”

青年拍开男孩的手,打断男孩的话。

“去卡拉多”

男孩朝身边看了看,确认是在和自己说话后,跟上青年。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嘴里的台词却像是被风吹散。他和他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走着,男孩时不时地偷瞄一下青年,紫色的短袖搭着一条休闲裤,简单的服饰却很好地衬托出青年的气质。

“咦”

『紫色的』

男孩像是发现了什么,又多瞄几眼,也没看出什么东西。

『会不会是那件呢』

偶然有微风吹过,送来一阵清香,却没送来一份答案。

——————————————————————————————

公园里绿树成荫,百花缭乱,鸟鸣溪涧,公园外......

“清仓大甩卖,清仓大甩卖,最后一天,原本........”

“特价苹果3.28一斤,特价......”

男孩疑惑地打量着清仓大甩卖的店铺,小声嘀咕道:“我怎么记得一个星期前,我们来的时候,也是这句话......”

『啊一个星期,就过去了』

『帮雷狮挑了件紫色的短袖,88。』

一个星期前,他和他在这逛街,虽然街上的东西都已经看遍,但也饶有趣味。一个星期后,他又和他在这逛街,只不过,之前是欢声笑语,现在是沉默不语。

他稍稍侧点头,惊讶地发现青年竟然没有走,反而站在那里,表情有些怪异。

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张红纸黑字的告示贴在墙上,上面写着:

清仓大甩卖!原价128,现价38!

“三.....三十八???”

男孩的表情逐渐僵直,化成石像定在原地。如果有风吹来,他说不定就化成石灰,随风飘散。

“噗呲”

一声微不可察的轻笑突然响起,男孩的耳朵捕捉到了笑声,回过头想看看声音的主人,却发现青年插着裤袋,又走了。

男孩悲愤地看着那张告示,上面的字都变成一张张嘴巴,发出无情的嘲笑声。

『算了,以后说不定还会降价』

男孩再次追向青年,耀眼的阳光下,青年的背上似乎有东西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男孩仔细看去,那是一串英文字母BLANANA。它是用特殊的材料做成,在光照下会有不同的颜色。

『啊,是那件』

男孩忽然觉得阳光格外地柔和,温暖,一点也不刺眼。

或许,今天并不是bad  end。

——————————————————————————————

宿,面包艺术。

宿的面包以精美的外形和良好的口感著称,一般来说比较贵,换作以前,安迷修是不会来这里的,但他对这里的奶酪面包一直都很感兴趣。它的两端分别是小巧可爱的狮子头和软嗒嗒的小尾巴。

雷狮不喜欢进面包店,里面的奶油和面粉的味道会让他不舒服。他每次只是站在外面看看,当然,安迷修也是站在外面看看,因为他觉得太贵了。

但今天不一样。

悦耳的风铃声响起,面包架只是简单的黑白搭配,墙壁也只是米黄色的水纹壁纸,但却很有美感,配上柔和舒畅的乐曲,也不失优雅的氛围。

安迷修有些尴尬地站在门口,看着各种精致的面包。他平常生活节俭,这里的氛围让他觉得不适应。

『雷狮呢』

他想要先找到雷狮,他想知道今天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但却没看见雷狮的身影。宿的内部大而宽敞,完全不像是面包店该有的格局。在鹅黄色的灯光下,小巧精致的面包似乎在摇曳,扭动,安迷修渐渐觉得目眩神迷了。

“喂”

安迷修清醒过来,一个不明物体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向他飞来。他下意识地举起手,恰好夹在尾端,发出塑料摩擦的声音。

“什么东西”

他将物体移到眼前,是一个可爱的小狮子,正笑的灿烂。

『这不是』

他抬起头,青年一只手插着裤袋站在他身边,看着周围琳琅满目的面包,但青年看面包的眼睛里,没有光,就像是在看沉闷的难题,毫无兴致。

安迷修没有拆开面包,将它紧紧地握在手中,而另一只手则在衣角边晃来晃去。

两个人都不说话,就这样站着,任由柔和的音乐在身边流淌,又流转,又淌过。

“我们,坐一下吧”

宿有一块地方摆了两三张白色圆桌,桌子中间有一个小瓶子,插着紫色的丁香,是让顾客小憩的地方。

“走吧”

安迷修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握住青年的手,但青年的手像是害羞的小狐狸,缩到身后躲起来。

“我........”

安迷修想说什么,但青年却不耐烦地摆摆手,朝休息区走去。

安迷修握紧了手里的面包,是冷的,冷的面包。

——————————————————————

失踪人口回归
@墨律
以后可能更新会慢了沉迷学习被学习压垮

我我我每周都写一点!!!!!
谢谢你们的喜欢😊








































请你握紧他的手(一)

*(目前)18岁安x18岁雷
*请忽略雷狮此时的高冷

————————————————————————————

棕发的男孩慌张地在雾中奔跑着,惊惧,填满了他湖绿色的大眼睛。

“安迷修,安迷修” 清脆稚嫩的声音忽地响起,男孩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咧着嘴笑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安迷修,安迷修” 声音的主人语速变快,语气里带着催促的意味。

男孩跌跌撞撞的跑着,眼睛焦急地四处张望。他的手臂不断挥舞,试图吹散这无边无际的白雾。 “安迷修,这里” 声音像是灯塔破开黑暗投射来的一道亮光,刺穿白雾来到男孩面前。

男孩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欣喜地跟着光线疾跑而去。

“安迷修”

男孩穿过迷雾,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有些吃力地抬起头,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似乎与他差不多高的男孩,正看着他,向他伸出手来。

“安迷修,握紧我的手”

那男孩的声音温柔平和,隐隐带着点期待。 棕发男孩强忍着反胃直起身子,疑惑地看着微笑的男孩。

不知何处而来的风,轻轻吹过棕发男孩的脸颊,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像魔鬼在耳边轻声耳语 那男孩低着头,脸上似有白雾萦绕,看不清面容

棕发男孩像是想起些什么,一系列复杂的情绪在棕发男孩眼中掀起层层叠叠的波涛,他将头别过去,嘴唇轻轻颤抖着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男孩倒是毫不在意安迷修什么反应,步履缓慢地靠近棕发男孩。

“所以”

那男孩突然停住,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右手朝棕发男孩缓缓男孩,像是一秒钟而已转瞬即逝,又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

风,越来越大,宛如战狼咆哮,又似刀割松木,刺激着他的鼓膜。

棕发男孩仿佛在充满岩浆的火山口,一丝丝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精致的五官快拧成一团,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男孩慢慢地抬起头,长长的刘海顺着额头一根一根地滑到耳鬓,苍白的嘴唇微微张开。

“你........” 那男孩脚下的地面像是薄冰被敲碎一样迅速开裂,打断了他的话。

棕发男孩先是愣了一会儿,瞬间从那熔岩中解放出来,匍匐在裂口边,伸出自己的右手。

他和他的手碰在一起的时候,视线也交织在一起。

他看见一双紫色的眼睛。 ————————————————————————

随风飘扬的米色窗帘,收拾妥帖的木制书桌,滴滴答答的电子闹钟,黑色外壳的小米手机,摇头摆脑的立式风扇。

清晨的一缕阳光穿过窗户,给房间带了新的一天的讯号。

蜷缩在木椅旁的毛毯上的白猫睁开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后迈着慵懒的步子,跳到床上,对着半边脸埋在枕头里的男孩不满地叫唤。

“啊” 床上的男孩似乎受到什么惊吓,从被子里弹身而起。

原本趴在他胸口白猫被这突如其来的起身弹开,毛绒绒的身体在被单上打了个滚,蜷缩成一团白色绒毛球躺在床上。

床上的男孩似乎还沉浸在惊吓当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空洞的眼眸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白猫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耳朵略微耸动两下,身子一跃扑到那个人胸前,目光锐利地盯着面前被吓傻了的人类。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床上的男孩下意识的捂住耳朵,空洞的眼眸变成了一汪清泉,清澈而灵动。

等叫声停止后,清泉似的眼眸里波光流转,带着几分惊疑不定环顾四周。柔软的棉被,两个干净的枕头,小巧的台灯,什么事也没有。

他眼里的波光汇聚在两只肉乎乎的前爪搭在自己胸口,满脸不耐烦的白猫身上。

“喵,喵喵” 白猫冲着木桌不耐烦地叫唤着,挥舞着肉乎乎的小手拍打着那人的胸膛,扯的睡衣的领口随着摆动卷起微风阵阵。

“啊,真是不好意思呢,又起晚了,闹钟吵到你了吧”

温和的声音歉意地说道,带着几分睡醒的慵懒,最后还拖着松软的巧克力蛋糕似的软绵绵的尾音。

他左手抱起白猫,右手掀开被子,打着哈欠走下床,迷迷糊糊地摸到木桌,按下闹钟开关,扯开木椅坐下,搂着白猫趴在桌上,蹭着它毛绒绒的身体欲要再好好睡一觉。

“喵呜!喵喵喵喵喵喵!”

谁知白猫大叫起来,挣扎着从男孩怀里窜出,灵巧地落在地上,略微梳理下毛发后优雅地朝毛毯走去,在它将要躺下睡觉之前还不忘递给男孩一个高傲的眼神。

男孩的左手搭在椅背上,看着白猫高傲的眼神和不屑的表情,仿佛听见它在内心高傲地说道:“呵,愚蠢的人类”

男孩无奈地叹口气,脑袋轻轻靠在左手上,闭上眼睛小声嘀咕着:“到底谁才是主人啊”

窗外是海一样旷阔澄澈的蓝天,棉花糖一样蓬蓬松松的白云,一缕缕温暖的阳光洒在男孩的脸上,配上逐渐均匀的呼吸声,时不时飞来的鸟儿欢快的鸣叫,构成了一副和谐宁静的画卷。

过了一会,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含着黏黏的尾音说道:“话说,我为什么放假要设闹钟呢”

回应他的,是麻雀好奇的鸣叫,是叶片卷起微风的声音,是白猫在阳光下舒服的轻呢。

“我听见风,穿过地铁和人海,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舒适悦耳的手机铃音响起,男孩的手在木桌上胡乱地拍着,摸到手机后轻轻一滑。

“安!迷!修!”

“喵呜”

从手机的另一端穿来软萌萌的女音,即使这声音此时带着气急败坏的感情,听起来却像是小孩子在撒娇。

白猫也被这一声大喊吵醒,跳到男孩身上,靠着男孩的左腿不满地喵叫。

听到这个声音,男孩稍稍打理下乱糟糟的头发,忍住打哈欠,打开免提,右手温柔地抚摸着白猫柔顺地毛发,说道:“艾比小姐,不知是什么事让你如此生气”

“你是猪吗?昨天约好了七点钟集合,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啊对不起睡过头了,几点了,我看看哈” 男孩终究还是没忍住,打着哈欠,眯着眼睛看向电子闹钟。

“还早嘛艾比小姐,才七...诶?!七点半了???”

男孩抱着白猫蹭地一下起身,将白猫放在桌上,飞一样跑到衣柜前,扯开木门拿起一件红色套头衫就往身上套,却忘记自己身上还是睡衣,又急急忙忙地脱掉衬衫,解开睡衣,露出健壮的小麦色肌肤和六块线条分明的腹肌。

“喵~喵喵” 白猫从木桌的边缘探出毛绒绒地脑袋,看着离自己很远很远的地面,抬起头不满地冲着拿起衣服的男孩喵喵叫。

男孩扯着衣服,脑袋好不容易从衣服里钻出来,看着气呼呼的白猫,温柔地说道:“乖,早餐午餐我待会会准备好,晚上等我回来再做”

电话里突然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像是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喂,安迷修,你在干嘛”

白猫似乎不生气了,好奇地看着手机荧屏上的头像,是一位红发女孩。它像是发现新玩具,喵叫几下,用小爪子拍着电话屏幕。

“我马上出发,艾比小姐” 穿好衣服后,男孩从衣柜里挑出一件黑色休闲裤,坐到椅子上开始穿,一边对着电话问道:“艾比小姐,你还没告诉我去哪里玩呢?”

“你到了就知道了,现在快过来”

“好的好的” 男孩穿上裤子,站起来踢蹬两下,握着白猫的爪爪将它抱入怀里,说:“艾比小姐,我去给小狮子准备早餐和午餐,我马上就出发”

“快点” “诶好” 男孩还想说些什么,电话却传来“嘟嘟”的响声。

“我忘记了....到哪里集合啊” ——————————————————————————

清晨,阳光微醺,洒在茂盛的树叶上,在青草边的长椅上留下一个个小光圈。

树下,站着两个人。

左边坐着的,是一位娇小可爱的女孩。她束着简单的马尾,生的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上去充满了活力。她那红润的小嘴赌气似的嘟起,对着手机小声嘀咕着什么。

和她相比,另一侧的青年就显得高大英挺。他有一头浅紫色的短发,宛如水晶葡萄般的双眸里却含着些莫名的愁绪,他靠着树,左手背在身后,侧着头,盯着马路看的出神。

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行人步履匆匆,路灯亮了,行人就走,绿灯亮了,行人就停,一切井然有序。

“他来不来”

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感,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平淡,无味。

“他敢不来吗?”

女孩的声音就和她人一样充满了活力,她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了一旁的青年身上,说“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青年仍然没有转头,也没有回答,只是他的眼睛微垂,看向自己白皙的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错了吗?”

“啊,什么”

女孩一直都在盯着青年的脸,想要从他的表情上找到一些答案,却错过了青年的轻声呢喃。

“没什么”

青年有些烦躁的闭上眼睛,轻描淡写地回答。

“真是奇怪,还要我约人出来,本来想早点去看看金的”

女孩不满地嘟囔着,见青年没什么反应,就无聊地拿手机刷起微博来。

『金,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

『可惜他,没我幸运呢』

蝉不知疲倦地叫着,扰人心烦。青年的右手抓向身后的左手,又像是触电一样收回来。

“啧”

他悄悄转头,见女孩还在不停地刷着微博,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闭上眼睛,只是左手依然背在身后。

风儿轻轻吹过,小小的光圈围着他们翩翩起舞,像是童话里的公主与王子在树下休憩。只不过公主拿着手机,嘴里还不停地吐槽那个谁谁又有八卦。而王子则是一脸冷漠,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

——————————————————————————————

泗水路,是这个街区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因购物、小吃而闻名。车水马龙的水泥路,络绎不绝的游人,嘈杂而不失新鲜感。

安迷修终于想起他们在哪里集合,他在面包店里买了个奶酪面包,就是那种最普通的长棍型,边跑边吃。在绕了三四条街后,他终于来到泗水路。

安迷修正站在红绿灯前,耐心地等待着,看着面前密集的车流。

偶尔有几个机灵的年轻人,想要抓机会冲过去 ,却无功而返,只得和大家一起等候绿灯。

安迷修环视一圈,一个年轻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个年轻人戴着耳机,手指在手机荧屏上灵活地跃动,丝毫不知红绿灯还有五秒就换灯。

安迷修也不知怎么回事,靠近年轻人,在绿灯亮起时说:“绿灯了”

年轻人的耳机音量似乎不大,听见了安迷修的提醒,冲安迷修善意地笑笑,依旧拿着手机,过了马路。

安迷修有些失落地看着他的背影,也过了马路。

他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加快速度朝前方的路口走去。

——————————————————————————————

@墨律 是拖了好久好久好久的文  对不起现在才更新😅
这个小可爱画的画超级可爱
谢谢你的画

后续故事我还要再想一想emmmmmm


















安迷修最近想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颜色(安哥生贺)

  耶安哥的生日,生日快乐!
  终于肝完了
  原剧背景     
  ————————————————————————————

安迷修最近很苦恼。

“安迷修,你喜欢什么颜色啊?”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颜色。 

虽然艾比只是随意地问了句,但安迷修却被那句话给说愣了。

“我不知道”

“安迷修,你应该喜欢白色吧,白色代表天使的象征哦,正义和纯洁,和你很像呢。” 

『白色,天使......吗?』 

安迷修下意识地看向自己一尘不染的,因为刚刚的长跑锻炼,汗水浸湿了衬衫的上领,半透明的衣料紧紧地贴着安迷修小麦色的肌肤,精致的锁骨在衣料下若隐若现。

“喂喂,发什么呆呢?”

“啊,抱歉失礼了。” 安迷修朝艾比歉意地笑了笑,俯身拾起草地上的外套,外套软趴趴地摊开,白色的外层,黑色的里层。

艾比看不见,安迷修是背对着她的。 

艾比盯着安迷修像个木头人似的愣在那里,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安迷修,你在干嘛啊?”

“抱歉,艾比小姐,我要先回去了。” 

“啊,还早着呢。” 

一条条褶皱爬满白色外套,安迷修的声音轻轻地飘进艾比的耳中,有些惘然,又有些疲倦。

“昨天和雷狮干了一架,今天有些累了,至于那个问题,等我回去想想吧。” 

“是吗?好吧,再见”, 艾比看着安迷修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小声嘟囔道:“他昨天又和雷狮打架了?” 再好奇地看了看安迷修离去的方向 也转身离去。 

.........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书桌,白色的瓷碗。

  安迷修躺在白色的床单上,合着双眼。被褥被工工整整地折叠好,放在枕边,是黑色的。

  “我到底喜欢什么颜色呢?”

 
  安迷修缓缓睁开眼睛,碧绿的眼睛里倒映黑色,浓稠的黑色,只有一个简朴的吊灯从黑色的漩涡里逃出,无力地垂落下玻璃链子。

  “黑色,白色,黑色......”

  太阳一点一点地被地平线吞噬,夜色,悄然弥漫。

  
安迷修神情恍惚地盯着天花板,眼中含着期待,迷茫,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落日的余晖消散在朦胧的夜色里,玉色的月光淌进安迷修的小屋。黑色的天花板的中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点。

  白色,单调的白色,像是一颗火星溅在一副曼妙的画卷上,白色的火环扩散开来,将浓稠的黑色燃烧殆尽。

“我到底喜欢什么颜色呢”

  安迷修眼中的迷茫之色席卷了整片碧海汪洋。他伸出手,像是在触摸着空洞单调的天花板,又像是在触摸着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

“白色,黑色,白色......”

  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最后被手臂砸进床垫的声音敲散,只剩均匀的呼吸声在昏暗的房间里回荡。

.........

  “安迷修怎么没来找麻烦了?”

  雷狮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无聊地吹着口哨。

  
“上次打完架后,突然就不见了。”

雷狮合上眼睛,回想起他和安迷修打斗的那天。

  ........

  “安迷修,你天天说正义正义,你又有什么正义可言?”

  
  雷狮擦去嘴角的血丝,扶着雷神之锤站直身体。

  “惩恶扬善就是我的正义”

  安迷修将双剑交叉放在身后,缓缓逼近雷狮。

  “恶党,你今天逃不掉了”

  雷狮不屑地轻笑一声,头巾像两条长鞭,在风中猎猎作响,鞭笞着莫无须有的罪名。

  “安迷修,我问你”

  
  雷狮抬起头,紫色的眼眸里迸出万千星辰,撞进安迷修的眼睛。

  “你所谓的恶,还是那样的吗?”

安迷修愣住了,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愣愣地站在原地。

  狂风携着砂砾吹打着两人的脊背,良久,像是碰到了什么机关,木偶动了。

  他收回双剑,僵硬地转过身体。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复杂的色彩,踩着因打斗而破败不堪的泥土,朝狂风深处走去。

  “雷狮,今天我不想取你性命,你好自为之吧”

  
  安迷修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雷狮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鲜血,染红了褐色的泥土。

“哼,被所谓的正义蒙蔽了双眼的人”

...........

  安迷修睁开朦胧的双眼,一个古朴的村落呈现在他面前。

『我在哪里?』

  
安迷修环顾四周,除了那座村落,只有连绵不绝的山
峦和阴森幽暗的树林。

  安迷修握紧双手,发现手里捏着什么东西。他低头看去,左手是一封信,右手握着他的双剑。

  他将双剑挂在腰间,疑惑地打开信封,深黄色的纸张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几行大字。

【一恶贼在山中作乱,滥杀无辜,请前往洛夫山脉将其
击杀】

  他想起来了。

  
  那天,他还没有来参加大赛时,接受天使教会的悬赏令,前往山寨击杀恶贼。

  也就是那天,他开始迷茫,黑白朦胧。

...........

  鲜血,像一条条毒舌,吐着芯子,蜿蜒潜行,碾过枯
草,撕咬着安迷修的脚跟。

  安迷修忍着不看遍地的尸体,匆匆赶到山寨。一个黑衣人拿着个锤子,指着对面的一个跪在地上的男人。

  
  男人的嘴唇颤巍巍地哆嗦着,黑衣人没有理会,敲碎了对面那人的脑袋,走向一侧的木屋。

  “恶贼,你滥杀无辜,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安迷修抽出双剑,朝黑衣人快步冲去。

  “吱呀”,门开了,几个小孩从木屋里跑出,站到黑衣人身前,拦住安迷修的去路。

  “不许你伤害他”

   安迷修不得不停下,踉跄地站稳脚跟。他握紧双剑,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对着小孩们说道,“哥哥是来救你们的”

  孩子们没有回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安迷修刚想开口,却被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

   “又一个自诩正义的家伙。”

  
   安迷修用剑尖指着黑衣人,锋利的剑芒似要将黑衣人绞成碎片。

  “恶贼,你竟用孩子威胁我,罪不可赦”

  “哼”

   
黑衣人缓缓转身,低低的帽檐遮住了黑衣人的眼睛,苍白的嘴唇轻轻张开。

“在你看来,什么是恶”

黑衣人微微抬起头,帽檐的阴影下闪过一道紫芒。

“你滥杀无辜,便是恶”

  黑衣人不屑地轻笑一声,从腰间抽出某物,抛向安迷修。

“好好看看吧”

  

安迷修狐疑地打开信封,仔细阅读起来,脸上的狐疑逐渐变成惊愕。一阵腥风吹来,信封从安迷修指尖滑出,被黑衣人一把抓住。

  “很惊讶吗?”

 
安迷修目光呆滞,颤巍巍的唇齿里艰涩地挤出几个字来。

“不,我不相信”

“这就是事实”

  黑衣人将信封撕碎,碎片焦急地飞向树林,似要寻找一个地方,将这秘密掩藏。

“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黑衣人弯下腰,对着孩子们轻声说了些什么,瞥了一眼还在叨念着目光呆滞的安迷修,说道:“你好好看看这块东西吧”

  
他将倚在栏杆上的木板踢向安迷修,转身融入无尽的夜色中,消失不见。

 

   “哥哥,带我们回去吧”

    稚嫩的童声在安迷修耳边响起,安迷修回过神来,几个孩子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看看孩子,再看看四周,只有遍地的尸体和残缺的兵器,萧瑟一片。

“哥哥”

  

  一个男孩扯着安迷修的衣袖,惨白的小脸上写满了疲倦。

  安迷修温柔地摸了摸男孩,复杂地看了一眼木板,掏出那张悬赏令撕碎。

  “我们走吧”

  安迷修牵着孩子的手,向山下走去。

月光如水,带着悲天悯人的寒意,流入这死寂的山寨。

月光流过木板,几个烫金的大字闪着微光。

        

      【恶骨山寨
                                      天使教会,赐】

.............

“啊”

安迷修从床上猛地一下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抬起头,黑色的天花板,简朴的吊灯,再看一眼旁
边,白色的墙壁,白色的书桌,白色的瓷碗,什么都没变。

“又是那个梦”

 

   安迷修自从那天后,就很少出门,每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变化,却始终得不出答案。

“我记得,那个人好像也是紫色眼睛”

  安迷修掀开被子,扯过瘫在桌上的白衬衫套上,将双剑系在腰间,朝门口走去。

  “吱呀”一声,刺眼的亮光毫无保留的照在安迷修脸上。安迷修眯起双眼,剧烈地咳嗽几声,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他重新睁开眼睛,一根粉色的呆毛在他眼前摇晃着。

“哎呦,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艾比叉着腰,用呆毛戳着安迷修,气呼呼地说道:“我还以为你在家里挂了”

“抱歉,艾比小姐,让你担心了”

  

  安迷修朝艾比歉意地笑笑,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领,说道:“艾比小姐,我要走了”

“走,去哪?”

“去找雷狮”

   艾比怪异地看了一眼安迷修,转了转眼珠子,说道:“喂,安迷修,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了吗?”

  “等我去找到答案后,回来告诉你”

  

  艾比疑惑地看着安迷修的背影,喃喃道:“找答案去雷狮那里干什么”

  艾比摇摇头,发现安迷修已不见踪迹,她嘟起嘴,不满地说道:“算了,我自己去跑步吧”

..........
  

『你会是他吗?』

 

  安迷修抚摸着剑柄,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

  在这个人心叵测的世界里,善于恶,黑与白,早已没有了明确的界线。

因为有光的地方一定有黑暗。

『所以』

安迷修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影子,攥紧手中的利剑。

『有黑暗的地方一定有光』

————————————————————————————

啊啊写的毫无逻辑

就是想说善与恶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要站在不同的立场思考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自己善良的一面吧

嘛,开开心心的就好了

最后再次祝安哥生日快乐!






  

  

  

  




雷狮生日快乐!!!


雷狮生日快乐!!!
你有着冲破一切的决心,不羁的背影。
你有着睥睨从生的狂傲,瑰丽的眼眸。
你有着击碎丑恶的雷电,不屈的意志。
愿你经历离合,不改当年风华。
愿你步入红尘,不忘少时初心。
给超级狂傲帅气的大狮狮 ​
可能描写的不是很好吧
不过雷狮怎么样都狂傲不羁帅气诶嘿嘿